我叫罗小黑

周一失去了一个朋友,周三想追回来

在等一个小公主

这几天画的,我是要成为埃罗芒阿三三的男人

20161216昨晚

        像每次苦闷时一样,这一晚,我再次回到高中的最后一节课。

        我好像忘记了很多东西,只记得曾经梦到过无数次。

        我忘了这次在梦中要做什么,好像是要追什么人?

        突然想起,我不是以前经常做这个梦嘛,在每一个难熬的夜晚,都会回到这个教室,同学们像往常一样互相推脱值日,而我却追着高中最喜欢的姑娘,诉说着我大学生活的不如意。

        哼哼,真扯

        后来我发现,梦是可以自己控制的。在后来的几次梦里,我开始慢慢发现,班级内不断的有面孔变的模糊,又不断的有新的面孔加入:
初中同学
大学喜欢的姑娘
小学的同桌
高中明明不在一班的朋友
……
        可是梦真的是很难记住的,
我怕我又忘记,所以强烈的觉得需
要写点什么

昨晚的梦:
最后一节课,没有老师,好像是自习课,大家在等一个时刻,
下个瞬间,同学们一窝蜂的冲出教室,
我和前桌在攀谈着什么,
(现在回想下是不可能的,因为我们高中并不是一个班级的,更不可能前后桌)
金儿,收拾结课作业呢?我说。
(我当时是智障了吗,高中哪有结课作业…)
金儿回答 是。(我……)
我们聊了很久,像初中时候那么自然,他会在别人夸他时有点儿语无伦次,他会在开心的时候控制笑声,他……已经在很远的地方,我追他不上。
后来,教室里的人走光了,我们一起出了教室,却看见门口有个小个的姑娘,从没见过,形象很接近番剧里的小鸟游六花。
她说她在等我。
我有些不知所措,假装拿出手机,却发现了另一张没见过的脸……出现在了屏幕上
比了比个头,确实,我也不应该比金儿矮这么多
我居然变成了另一个人。
我告诉金儿先回去,我跟着姑娘,想解释清楚,我可能不是她想找的男生。
后来在聊天中,我发现我所变成的男生好像还没有追到这位姑娘,
姑娘说了很多听都没听说过的番剧,
我假装配合着应答:阿,我知道我知道,是那个很厉害的***剧场版呀,我知道的!(我知道个p)
姑娘那时笑的很开心,很轻易的答应了我下次去看电影的要求。
一阵眩晕,可能是梦要醒了吧

等等,我好像忘了什么

对了,姑娘,你的名字?

镜子脸木偶
20161216